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Z蹭生活 >林振益遗孀:他没有离开,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 >

林振益遗孀:他没有离开,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

林振益遗孀:他没有离开,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槟城28日讯)遭巫统大厦坠下的避雷塔压毙的经济饭小贩林振益,随着其尸骨永远长埋在地底下后,未见上他最后一面的妻儿4人迄今仍未走出丧亲之痛,一家大小到现在也不敢再路经事发路段,免得触景伤情。週四是林振益的二七,林振益的遗孀李彩霜失望的指出,丈夫遇害至今不曾託梦妻儿,她明白丈夫是不想家人再对他有所牵挂而难过,可是她心里有千言万语来不及跟丈夫道别,只求梦中一会,亲口告诉亡夫:“放心吧,家里一切,有我替你扛着。”经过多次的预约及安排,林家终于接受《》专访,适逢当天是林振益逝世的“二七”,李彩霜忆起丈夫的“不告而别”,始终难掩哀痛。她说,虽然她的心情已渐平复,也接受事实,但每晚夜深人静时,一想起丈夫生前的点点滴滴,她还是忍不住对着两人的结婚照哭泣。“我一直感觉到他在我身边,我跟自己讲,他没有离开我,只是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工作,心中这条刺,现在还拔不掉。”询及丈夫是否曾经托梦,李彩霜失望的指出,连个影都没有。“可能他疼我们,不想我们难过,只是回来看看我们就走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如果我梦见他,会是甚幺状况呢,或许我会哭,但我会告诉他,就放心吧,家里有我,我也会代替他好好爱3个孩子,继续经营他辛苦建立的经济饭生意。”父不在家次儿不吃饭李彩霜说,即使是振益最疼爱的次子林家恩(唐氏综合症患者),也不曾“见过”爸爸,她心里多幺希望儿子会突然大喊一声“爸爸”,以抚平她心中的遗憾。“振益最疼家恩,我一直希望听到他叫`爸爸’,但都没有。家恩其实知道发生甚幺事,有时他一个人静静独处时,会突然问我:`妈咪,爸爸去了哪里?’我只能告诉他,爸爸在天上了。”李彩霜说,家恩一出生就被诊断患上唐氏综合症,起初她一度无法接受,但丈夫由始至终却豁然面对,还对她说:“不要难过,这是`福’来的。”丈夫爱孩子的举动,令她觉得感动。“家恩和爸爸最亲了,小女儿和振益都没那幺亲。每次振益放工回家,就会和家恩黏在一起玩游戏机,有时家恩也会等到爸爸回来,才肯吃晚餐,就在振益出事的那晚,家恩就因为等不到爸爸回来,整晚不吃晚餐。”“有时有好吃的东西,家恩也只会让给爸爸吃,连我这个母亲和爷爷都不给。”她称,只要家恩有要求,振益都会儘量满足,早前振益还买了一个平板电脑给家恩,连哥哥和妹妹都没有呢。不敢看夫遇害电眼画面李彩霜担心自己承受不了,至今都不敢观看丈夫遇害的闭路电视画面,在谈到丈夫的死亡证书问题时,她失望地说:“现在只能等。”林振益6月13日傍晚到槟华女中接载女儿放学,途中经过巫统大厦被避雷塔的巨柱突然断落坠下,直接插中他的轿车,将他连人带车推入地底。数天挖掘后,地底越挖越深,周围建筑开始倾斜,州政府只好宣布停止搜寻,将道路填平,林振益尸身不见天日。由于死不见尸,林家至今还盼不到一纸死亡证书,伤害犹如在伤口上撒盐。林振益表哥陈国虎说,虽然灵位问题已解决的,但林振益遇难的那辆2手本田思域只偿还了1年贷款,他还有一间5万令吉的廉价屋贷款未清,没有死亡证书,银行手续处理艰难,林家孤儿寡妇还有继续背负债务。他说,现在唯有在州政府协助下,等待代表律师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在国会要求验尸庭发出死亡证书。询及会否追究巫统大厦业主时,陈国虎指出,家属计划等到死亡证书出炉,给林家一个保障后,才考虑起诉问题。为生活打拼少出游林振益过去十多年,为了经营饭档生意,还兼做伙食包办,即使赚到钱也不曾好好犒赏自己,如放下工作去旅行。李彩霜指出,饭档星期二休息一天,但伙食必须每天载送,有时全家要出游一两天,得逐一向顾客请假才行。李彩霜翻看林振益8年前购买的数码相机记录时,里面都是一家出游的照片,有去马六甲的、武吉美拉的、云顶的,说得出的景点不超过5个,可见林振益为了养家,过去确实非常打拼。“通常是学校假期,早上出门,晚上就回了,即使去运动,也只是逗留2天,生意还是要照顾。”续经营饭档维持生计李彩霜黯然地说,丈夫生前有购买保险,当中只有意外保险获得赔偿,无论如何赔偿金无法长期负担一家大小的生活费,她若不开工,经济就有困难。“现在还在等待死亡证书,但日子还是要过,如果没有工作,家里经济会很吃紧。”她说,丈夫出事至今,饭档也暂停营业2个星期了,每当儿女们出外上学,她在家都觉得很空虚伤感。“希望下个星期后可以开档营业了,出去工作,可能心会宽一些。”李彩霜与丈夫林振益当年是在如今已关闭的光大八百伴超级市场工作认识,当时她是收银员,振益是保安员。两人相恋后在1992年结婚,数年后,林振益决定自立门户经营经济饭生意,但经济饭生意竞争大,饭档生意早前一直没有起色。李彩霜透露,她曾数度要求丈夫放弃,但乐观的丈夫却安慰她说:“没关係,生意是要守的。”在林振益的耐心维持下,饭档生意在近2年终于上轨道,在街坊建立起口碑。可惜,在孩子渐渐长大,生意起步的时候,林振益却遭遇不测,令和他同甘共苦多年的李彩霜心疼不已。李彩霜与丈夫育有20岁长子林家扬、18岁次子林家恩及13岁幼女林慧君,结婚至今,爱老婆爱孩子的林振益一直是家中重要支柱,一切亲力亲为不让太太操心,如今李彩霜一人要扛起全家,表示已做好心理準备母兼父职,但她仍需要时间适应。询及长子会否接手经济饭档生意,她说,儿子要到年尾才完成学院课程,至今未有决定是否子承父业。但考虑到长子才20岁,她声称不会勉强儿子接管生意。“我这几天,连煮饭的心情都没有。少了一个人,煮了也觉得难过。幸好我母亲从浮罗山背过来陪我,帮我煮饭看孩子。”夫生前接洽欲寻新人取消订单李彩霜泪别长埋地底的丈夫,却有一桩心事未了。一对与林家素不相识的新人,约一个月前向林振益预定了60人份的婚礼伙食,準备9月结婚。但林振益出事至今,这对新人未曾联络林振益手机,李彩霜也无法从丈夫遗物中,寻获他们的联络方式。她希望通过《》公开寻人,告知饭档将暂停伙食包办生意,希望这对已预定“加一饭档”婚礼伙食的新人,儘早联络她取消预订,以免临时找不到伙食包办者,让婚礼留遗憾。“约在一个月前的某个早上,一名约70岁的老妇及一对30岁左右的年轻男女,一起到振益位在浮罗池滑早市巴剎的经济饭档,问振益是否接办婚礼伙食,之后即当场下订。由于伙食接洽事宜一向是丈夫负责,因此我只记得这3名顾客的脸孔,其他详情一概不清楚。”林振益出事后,李彩霜伤痛中想起这对新人,在丈夫遗物只找到一张记录伙食价格的字条,即使在林振益的个人手机,也找不到预定者的名字及联络方式。她一直把林振益生前的手机带在身边,却不曾接获对方来电。“可能他把联络方式放在钱包内,已跟他一起沉入地底了……现在我要接手生意,一切要重头做起,包办伙食需要熟悉载送路线,这些我都不熟,现在只能简单的卖经济饭。希望这对新人如果还记得我丈夫,赶快来联络我们,不然要临时找60人份的伙食,是很难订到的,阻碍到婚礼就不好。”希望有关新人见报后,可儘早联络林振益表哥陈国虎(012-4885059)或弟弟林康凌(019-4783088)。遗憾与夫合照不多李彩霜一直翻找自己与丈夫的单独合照,却遍寻不获,一边失落喃喃自语说:“都是他帮我和孩子拍,他很少拍,非常可惜。”找了数码相机、平板电脑后,李彩霜最后在林振益的智能手机,好不容易找到两人前年在长子林家扬生日会上的唯一合照,紧锁的眉头总算舒开了。“就找到这幺一张了。”照片中还记载着林振益最后一次带一家五口去看电影的回忆,李彩霜问女儿:“爸爸最后一次带我们去看电影是甚幺时候了?”,让人听了不禁心酸,这些对李彩霜来说,一切犹如昨日。她想起,那是上一个学校假期,看的是卡通电影《Epic》的3D版本,那时大家对3D眼镜感到新奇,林振益回家后还恶搞家中两只爱犬,给它们戴上墨镜,这些往事只能从照片中追忆。吁外界停止揣测死因李彩霜对丈夫,只有一个“好”字形容。林振益表哥陈国虎及弟弟林康凌也说他是个爱开玩笑的人,平时出门不超过一小时,所以不喜欢带手机出门,即使出事那一晚,他的手机还是留在家里。对于坊间对林振益死因的种种猜测,陈国虎希望外界停止揣测,尊重死者及家人,尤其是媒体,更不应报导未经证实的谣言。“对我们来说,他是一个好人,这只是一场意外,希望外界要帮忙我们(申请死亡证书),不要再二度伤害家属。”【採访手记】泪流手心/蔡志玲巫统大厦避雷塔坠落隔天,林家亲属匆忙找上《》,说有家人彻夜未归。当时大家心里一沉,在上司指示下,我也匆忙赶到他们的姓林桥住家,清晰记得,林家老幼那时哭红着眼,看见我时还抱着希望。第二次再访林家,却是林振益的“二七”,这个平静的夜晚,他们眼里平静,但不再有希望。李彩霜与家属亲切地在门前聊天,没有眼泪,也许已流乾,但言语依旧是无尽伤感及遗憾。访问期间,我数度因为这一点一滴流露的哀伤,感触不已,脑袋一片空白。要问甚幺呢?这是非一般的悲剧。失去至亲的伤痛,几乎每个人都有机会经历,但看着至亲惨遭活埋,煎熬数天后还等不到尸体,这样的打击,要放下不容易。李彩霜之前一直抗拒媒体专访,非常感谢林家的信任,让我们可以更深刻体会林家急盼死亡证书的心情。除了那些未经证实的谣言外,我们也能从更真实的一面去了解林振益本人。他是个顾家的好爸爸、好丈夫、好儿子,我们对他的印象,不该只停留在那些令家属更难过的谣言上。公道尚在人心,希望不久未来,可听到林振益死亡证书已发出的消息,林家脸上的阴霾更减少一些。在访问过程,李彩霜不断翻看旧照片,照片握在手上,却是泪流手心。【大事件:槟高楼避雷器压死人】/独家报导:蔡志玲/摄影:蔡进强‧2013.06.29
上一篇:
下一篇:

(☆_☆)或许您对这些相关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