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T生活客 >认识正统称谓 避免错用 重拾《尺牍》 知书识礼 >

认识正统称谓 避免错用 重拾《尺牍》 知书识礼

认识正统称谓 避免错用 重拾《尺牍》 知书识礼 以「礼」为主——所谓知书识礼,1970年代之前,香港小学生要学习《尺牍》。《尺牍》既教授书信体裁,亦教授对长辈的礼仪、亲属称谓等,一切以「礼」为主。(刘智聪提供/明报製图)认识正统称谓 避免错用 重拾《尺牍》 知书识礼 贯通古今——香港浸会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主任卢鸣东强调,即使时移世易,「礼」的精神贯通古今,只是表现形式不同。(黄志东摄)认识正统称谓 避免错用 重拾《尺牍》 知书识礼 韩国礼学——卢鸣东一直有研究韩国礼学,他又于大学开办相关课程,以韩国电视剧集为教材,让学生认识「礼」如何在韩国古代及现代社会实践。(黄志东摄)认识正统称谓 避免错用 重拾《尺牍》 知书识礼 亲属称谓——《尺牍》课本其中一页,可见当时的小学生需要学习亲属称谓。(刘智聪提供)认识正统称谓 避免错用 重拾《尺牍》 知书识礼 认识正统称谓 避免错用 重拾《尺牍》 知书识礼 认识正统称谓 避免错用 重拾《尺牍》 知书识礼 认识正统称谓 避免错用 重拾《尺牍》 知书识礼

姨妈、姑姐、三叔、六婶……犹记得小时候到亲戚家拜年,要牢牢记着每个亲属称谓,一点也不容易。长大后没学懂什幺,却学会懒惰,每遇上关係生疏的亲戚,便乾脆称呼对方auntie、uncle。

中华文化裏,每个亲属均拥有专属称谓。一声称呼,既代表彼此的血缘关係,亦是礼貌和尊重。知书识礼,1960、70年代的小学生书包裏,曾有一本叫《尺牍》的课本。今天重新翻阅,对「礼」的认知,又增进了不少。

香港浸会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主任卢鸣东,曾在校讲授「先秦儒家专书选读」(礼记)」,香港电台现正播出的节目《诸君有礼》,亦找他主讲家族关係那一节。

藉书信教礼仪称谓

「尺」指长度,「牍」指古代写字用的木简,卢鸣东解释:「因古时书函长约一尺,故名尺牍,后借指书信,相当于今天的私人书信、公函。」1970年代之前,香港的小学课本都有教尺牍,既教授书信体裁,亦教授对长辈的礼仪、亲属称谓等,一切以「礼」为主。当中有些亲属称谓今天虽然已甚少应用,但现在看来,的确教晓新一代不少礼仪知识:

考妣:过世父母

指已过身的父母。《礼记.曲礼下》曾提到「生曰父、曰母、曰妻;死曰考、曰妣、曰嫔」,当中「考」指已过身的父亲,「妣」则指已过世的母亲。卢鸣东表示,今天在先人神位亦常见这称呼,「神位上除了考妣,亦会见『显考』、『显妣』,『显』是一个尊敬称谓;而祖考、祖妣,则指死去的祖父母」。

昆仲:兄弟

「昆」是指兄。古时兄弟长幼次序各有称呼,长兄称为「伯」,次兄称为「仲」,其次称为「叔」,幼弟称为「季」,可应用于书面及口语。卢鸣东解释「昆仲」不一定要有血缘关係,道理如情同手足,「一开始是有血缘的,但慢慢发展,志向相同,交情很好的朋友,也会称对方为昆仲」。他又补充,今天大家常用的「兄弟」,其实在《诗经》已出现,「兄弟」、「昆仲」两词曾同期被使用,但慢慢「昆仲」被淘汰,现时社会多用「兄弟」。

他又表示,今天在社交场合或书信来往,关係密切的男士们仍可文雅地称呼对方为「仁兄」、「学兄」、「大兄」或「某某兄」,特别在学界,男性长者为了表示亲切,不论年龄相差悬殊,也会以此来称呼男性年轻后学,「年长、资深的教授常这样做,例如电邮抬头会写『××兄』,但如果晚辈回信,礼貌上就不要称呼对方为兄,而要写『×××道鑒』」。

耄耋:老年人

泛指老年人;音:冒秩。「耄」指年老,年纪约八九十岁;「耋」指高寿,年纪约七八十岁。卢鸣东表示,曹操《对酒歌》中的「人耄耋,皆得以寿终,恩泽广及草木昆虫」,是指若一个人去到耄耋的年纪,已很难得,「古时若活到七八十岁已很长寿,因为该词难写,今天已很少被应用」。

除了以上对大家来说较为陌生的词彙,卢鸣东又指出了几个今天经常被我们错用的亲属称谓:

夫人:别人妻子

在公众场合,为了显示文雅、得体,丈夫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妻子时,往往称为「夫人」,卢鸣东表示这并不恰当,「《辞海》中『夫人』一词,是对帝王诸侯妻子的称呼,是一个表示阶级身分的尊称,甚少用来称自己妻子的。应用至今天,若是尊称别人妻子为『夫人』,有抬举之意,当然可以,但向人介绍自己妻子时,就不可说『这是我的夫人』,可用妻子或太太取代」。另外,内地男士习惯把妻子称为「爱人」,卢鸣东认为此用法不当,「『爱人』与英文lover相应,有『情人』的意思,在表情达意上,『妻子』、『太太』比较準确」。

老母:年老母亲

今天大家常觉得「老母」是粗俗用词,其实在古书上常会出现,意指年老的母亲,如《列子.力命》中的「吾尝三战三北,鲍叔不以我为怯,知我有老母也」,卢鸣东表示「我家老母」、「你家老母」,「老母」本来是对年老母亲的称呼,但因为粤语声调的变化,令它的口语发音与粗俗用语相似,他解释:「『母』(mou5)本属阳上声,而粤语口语往往会把它的声调读成阴上声(mou2),我们称之为变调,因此「老母」用作书面语时没问题,但口语就有此情况,如想避免,当问候别人母亲时,最好还是用『你母亲/妈妈近况好吗?』」

先生:丈夫、年长德业者

先生,既有「丈夫」的意思,亦有 「老师」的含义,指有一定学识而年纪较高的人,亦是对有德业者的敬称,卢鸣东表示:「它既可以指教书职业,又可以是身分、年龄的象徵,男女通用。」

也许有人说学西方人把姨妈姑姐、姨丈舅父一律统称为auntie、uncle,不就更简单方便吗?卢鸣东表示,所谓知书识礼,正统称谓不过是礼的其中一种。他说虽然时移世易,但「礼」的价值贯通古今,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今天是现代社会,不是要回去古时那一种。礼好像是古老、封建的事,其实不是,简单的礼貌,如在地铁让座予长者;又例如『孝』,可能你觉得古人对父母的孝行是愚孝,但你今天带父母上茶楼、旅行也是孝,其实孝的精神并没有改变,都是出自内心对父母的虔敬。如果内心没有孝,是不能表现出这些行为」。

他有感今天的社会各界对「礼」的重视愈来愈少,这与教育制度不无关係。「单靠高中十数篇範文,学生能学到多少中华文化知识呢?」他表示,政府及社会普遍重视实用学科,对于人文学科的推动,怎也不及理科、医科等实用课程,但文理科目应是相辅相成,并非互相排斥,他以医生的医德为例,「医务人员不单要有医术,亦要有更高的人文素质、道德操守,否则医生就只懂医病,而不是流露仁爱」。

韩剧流露礼学尊卑

卢鸣东素来对韩国礼学甚有研究,访问当日,他刚结束在韩国半年的访学回港。大家若有留意韩国电视剧集,不难发现对白中,后辈对长辈尊卑身分的重视, 「(剧情)当中流露不少儒家思想,例如孝顺、信用、朋友情义都有,又会对长辈加上敬称」。他解释,这有赖当地政府及社会各界的推动,「现代韩国,就整个社会氛围而言,仍把旧有的中华文化精髓作为现代思想骨干,尊敬、仁孝等中国儒家思想是他们教育下一代的重要项目,例如《礼记》中的成人礼,韩国的大学至今仍会按古礼为学生办成人礼,这不单指年龄上已经是成人,亦是指一份承诺,对家人、社会的责任感;又如在春天、秋天,地方乡校、大学会举办『春秋二祭』祭孔,除了大学参与,亦有财团支持,这样才可将儒家文化保存下去」。卢鸣东认为今天香港政府要多加推动,通过文化政策及教育,教导年轻一代,礼的精神才可回复昔日光辉。

文:欧慧儿编辑:梁小玲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红白二事 礼不可废
上一篇:
下一篇:

(☆_☆)或许您对这些相关文章感兴趣: